2021年8月17日星期二
 现在位置: 龙8娱乐手机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林毅夫: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具有两个优势



  从今年开始,我们开启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的新征程。新征程里有两个阶段性目标:一个是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GDP总量或城乡居民收入在202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另一个是到2049年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中国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这两个目标时强调,我们要胸怀两个大局,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国未来发展的两大优势
  问题是,中国进一步发展还有多大的潜力?还能不能再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对此,新结构经济学做了很多研究,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具有两个优势。
  一个是后来者优势。我们现在的人均GDP刚超过1万美元,而美国是6.5万美元,德国是4.8万美元,日本是4.1万美元,韩国是3万多美元,中国与他们的差距还很大。人均GDP的差距代表了人均劳动生产率水平的差距,而人均劳动生产率水平的差距又代表了技术和产业先进程度的差距,这意味着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追赶。
  从19世纪中叶到现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相当稳定,平均每年维持在3%-3.5%的增长速度。这其中,2%来自劳动生产率水平的提高,1%-1.5%来自人口的增加。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的两三倍,就是因为我们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时发挥了后来者优势,利用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引进先进技术后消化创新。由于创新成本比发达国家低,我们的发展速度也比发达国家快。
  另一个是换道超车优势。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新经济出现后,产品的研发周期变短,主要依靠人力资本投入。在人力资本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并不大,甚至还有优势。人力资本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天才,另一部分是后天受过良好教育的普通人。天才的数量在任何国家都大约占到总人口的1%。作为人口大国,中国拥有天才的数量当然也应该是世界第一。后天教育方面,这些年我国在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本科,研究生各个阶段的教育水平都提升很快,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已经很小。因此,对于人力资本投入为主的大数据,互联网行业等新经济,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有优势。
  两大优势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意义重大
  从后来者优势来看,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代表了我们经济增长的潜力。中国2019年的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只有美国的22.6%,相当于德国在1946年,日本在1956年,韩国在1985年时相对于美国的发展水平。由于利用了后来者优势,德国从1946年到1962年实现了连续16年平均每年9.4%的增长;日本从1956年到1972年实现了连续16年平均每年9.6%的增长;韩国从1985年到2001年实现了连续16年平均每年9%的增长,且韩国在1998年还因遭遇东亚经济危机而出现过负增长。
  参考德国,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如果我们也利用好后来者优势,中国也有连续16年平均9%的增长潜力。德,日,韩在上述16年间的人口年均增长率分别为0.8%,1.0%,0.9%,我国即便考虑老龄化,人口不增长,就后来者优势而言,单靠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我国在2035年前仍有年均8%的增长潜力,2036年到2050年也仍有6%的增长潜力。
  再看换道超车优势。由于当时还未出现大数据和互联网行业,所以德国,日本和韩国都不具备这一优势。换道超车以发展新经济为基础,新经济的一个很重要特征就是出现独角兽企业。一家创业公司成立不到十年,尚未上市,但市场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这就是所谓的独角兽企业。2019年全世界拥有484家独角兽企业,中国206家,美国203家;2020年全世界有586家独角兽企业,美国233家,中国227家。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发展这些研发周期短,人力资本投入为主的新经济,中国和发达国家有条件直接竞争。如果以生产软件产品为主,中国还具备世界上最大的软件产品应用市场的优势;如果以硬件生产为主,中国也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产业配套。这个换道超车优势将更加增强我们对我国未来增长潜力的信心。
  面对美国“卡脖子”不用太悲观
  利用后来者优势是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有人还会问,现在我们被美国“卡脖子”了,如果不能从美国引进先进技术,我们的增长潜力会不会大大降低?
  我们知道,世界上拥有先进技术的发达国家并不只有美国。如果其他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企业不把产品卖给中国,它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自废武功放弃在高科技领域的领先。像芯片这样的高科技产品,30%的市场都在中国,如果企业无视中国市场,该行业就有可能从暴利变为低利甚至亏损。
  而且高科技产品的特性是迭代特别快,企业必须保证大量的研发投入来维持产品的先进优势,而大量的研发投入离不开用企业盈利来做保障。因此,美国卡中国脖子的行为实际上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单纯从企业利润和未来的竞争能力考虑,我相信没有一家美国企业不愿意把产品卖给中国,主要是美国政府不让他们卖
  同样拥有高科技的德国企业就不会面临美国企业的困境。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特朗普见面或者与拜登通电话时一直在表示,德国既希望维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也希望维持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同理,英国,法国,日本,韩国的高科技企业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并不想为了维护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而失去庞大的中国市场
  如果美国拥有某些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先进技术,又强制不卖给中国,怎么办?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技术可能有,但不会太多。既然不多,那我们就用新型的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去完成技术攻坚。以我们现在的经济,科技和产业实力,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都有希望突破。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引发的中美摩擦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我相信,中国经济在2035年之前仍然具有每年8%的增长潜力。即便我们要应对人口老龄化,碳达峰碳中和,乡村振兴,高质量发展等一系列问题,中国也有可能达到年均6%左右的增长速度,保证实现2035年GDP总量在2020年基础上翻一番的目标所需要的年均4.7%的增长。到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即使按市场汇率计算,也可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到2049年,中国人均GDP可以达到美国的一半,中国经济发达地区“三市五省”的人均GDP,经济规模,产业,技术水平都与美国水平相当,中国将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美国不再有卡中国脖子的技术优势。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过程中,中美关系也会因此达到新的平衡。
作者:林毅夫,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信息来源:本站 2021-08-16 】
    
Copyright © www.china18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龙8娱乐手机    京ICP备15043208号-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
Baidu